<small id="88wsm"><samp id="88wsm"></samp></small>
  • 藥品價格醫藥新聞醫藥政策虛假信息舉報QQ:355298288

    反壟斷法對價格壟斷行為的規制

    2017-01-20 11:24:58    來源:  作者:

    反壟斷法對價格壟斷行為的規制

    一、限制價格競爭的壟斷協議限制價格競爭的壟斷協議是兩個以上的經營者排除、限制競爭的協議、決定或者其他協同行為。根據壟斷協議主體所處的經濟層級,分為橫向價格操縱行為和縱向價格操縱行為。橫向價格操縱行為是同一生產流通環節的經營者統一限定價格的行為,縱向價格操縱行為則是“上游”經營者限制“下游”經營者轉賣價格的行為。

    1、橫向價格操縱行為

    《反壟斷法》第二章“壟斷協議”第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禁止具有競爭關系的經營者達成固定或者變更商品價格的壟斷協議。相同經濟層級的競爭對手間形成的這種價格卡特爾危害非常嚴重,它無法真實顯示市場的飽和度,對經營主體也造成不良影響:成本較低的經營者無法通過具有競爭優勢的降價行為來獲取發展,而存在問題的經營者卻因價格聯盟的庇護而喪失改革的動力。由于橫向價格操縱行為破壞了優勝劣汰的市場自然生態,被固定或變更后的價格又通常高于充分競爭條件下體現的價格,令買受人(主要是消費者)難以從有效的價格競爭中得益,因此,美國稱其為利用隱晦手段掠奪公眾的“白領犯罪行為”。

    在各種價格壟斷協議中,以“行業自律價”名義出現的橫向價格操縱行為最具隱蔽性,聯合者們主張其目的是為了防止無序性毀滅式競爭,如2000年的深圳彩電峰會聯合最低限價措施即宣稱為行業自救行為,但實際上這是一個典型的壓制競爭組織,掩蓋了生產過剩的危機,培養了平均主義的惰性,減滅了經營者的創新精神。

    競爭生發出的動態效率和創新激勵是市場進步的助推器,“行業自律價”等橫向價格操縱行為影響了競爭力的相互作用,其實早為法律利劍所斬。國務院1987年通過《價格管理條例》第二十九條做出明示:企業之間或者行業組織商定壟斷價格的行為屬于價格違法行為。1997年的《價格法》第十四條第一款也規定,經營者不得相互串通,操縱市場價格,損害其他經營者或者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但1998年國家經貿委令《關于部分工業產品實行行業自律價的意見》以行政手段強迫企業遵守行業限價,造成歷史的惡性倒退,此后的“行業自律價”等行為更是屢屢出現,干擾了價格機制的正常運轉。所以,2007年通過的《反壟斷法》再次強調此問題,對經營者間橫向聯合限價的協議予以嚴厲制止。

    2、縱向價格操縱行為

    《反壟斷法》第二章“壟斷協議”第十四規定:“禁止經營者與交易相對人達成下列壟斷協議:(一)固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價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最低價格;(三)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認定的其他壟斷協議。”縱向價格操縱行為指對轉賣價格的固定或最低價的限定,限制最高轉售價的行為無疑也會影響下游經營者的利益,但基本無損于消費者和社會公共利益,由此我國仿效多數國家不對其加以管控。

    縱向價格操縱行為的開展有三個維向:一是具備市場優勢地位的經營者限制交易相對人的轉售價格,該行為既粗暴地干涉了交易相對人經營選擇的自由,又取消了消費者享受低價的福祉。二是交易相對人為擺脫競爭的困擾,集體向上游經營者施壓來獲取固定價格或最低限價。三是雙方共謀,不僅保證經營者銷售數量的穩定性,也保障交易相對人在一致的價格下利潤牟取的安全性。后兩種減弱自身競爭壓力的舉動,是以喪失革新動力和削弱消費者利益為代價的。

    另外,該行為也可作為橫向限制價格的替代行為,由于橫向價格壟斷早為法律所嚴密監控,由此,經營者通過一致性地對其他經濟層級的價格約束,來變相達到橫向聯合之目的。但就危害性而言,縱向價格操縱行為損害了兩個市場層次的競爭活力。

    正是由于該行為危害的嚴重性,《反壟斷法》借資于美、英、德等國成熟的立法經驗,首次明確禁止對轉售價格的限制。但稍有遺憾的是,立法對出版等特殊行業及專營連鎖等商業類型的豁免考量稍欠;經營者的縱向“建議零售價”也由于不具強行拘束力而沒有被規制,但這樣的擦邊球卻導致消費者誤解“建議零售價”為“公平價”,混亂了市場認識。

    3、限制價格競爭壟斷協議的認定與豁免

    對于限制價格競爭的壟斷協議的認定,《反壟斷法》借鑒了美國20世紀早期確立的“本身違法”原則,不用考察行為人的市場地位,也無須衡估行為對競爭結構的影響,一旦確認共謀成立的事實,就應受到《反壟斷法》的制裁。“本身違法”原則的采用裨益于執法認定,可避免大量耗時費力的調查取證,不僅如此,由于法條列明了產生法律責難后果的壟斷協議類型,亦為經營者行為標立了具有確切預見性的禁止警示。

    當然,《反壟斷法》也針對具有合理性的價格壟斷協議設計了豁免條款,根據該法第十五條,需由經營者舉證的除外情形包括:“(一)為改進技術、研究開發新產品的;(二)為提高產品質量、降低成本、增進效率,統一產品規格、標準或者實行專業化分工的;(三)為提高中小經營者經營效率,增強中小經營者競爭力的;(四)為實現節約能源、保護環境、救災救助等社會公共利益的;(五)因經濟不景氣,為緩解銷售量嚴重下降或者生產明顯過剩的;(六)為保障對外貿易和對外經濟合作中的正當利益的;(七)法律和國務院規定的其他情形。”就其中的第一項至第五項情形,“經營者還應證明所達成的協議不會嚴重限制相關市場的競爭,并且能夠使消費者分享由此產生的利益。”

    在經濟現實中,從1998年“山東時風集團被罰”到2007年“方便面漲價”等一系列事件,使《反壟斷法》注意到行業協會在聯合性價格壟斷行為中的組織作用,由此,該法不僅在總則第十一條進行原則性規定:“行業協會應當加強行業自律,引導本行業的經營者依法競爭,維護市場競爭秩序。”還于第二章的“壟斷協議”第十六條予以重申:“行業協會不得組織本行業的經營者從事本章禁止的壟斷行為。”

    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價格行為

    價格的自由競爭是市場經濟的精髓,但據持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濫用這種自由權利卻是危險的。這里所稱的市場支配地位,是指經營者在相關市場內具有能夠控制商品價格、數量或者其他交易條件,或者能夠阻礙、影響其他經營者進入相關市場能力的市場地位。

    1、非公平價購銷行為

    《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禁止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以不公平的高價銷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價購買商品,該法條構設具有進步性,但也有不足之處。

    手機: 字數   
      
    安徽十一选五软件